188体育首页

188体育首页



  2019年6月,马德里,两支英超球队决赛,这是2007/08赛季切尔西、曼联相遇莫斯科之后,再次出现这样的英超盛世。利物浦和热刺,这两家近十年来英格兰足坛的“新贵”,在马德里之夜达到了各自威望的峰值。

  而更重要的信心,是克洛普交给转会部门的。谁为德国人打造出令英超对手们艳羡的三叉戟?是转会委员会。让人意外的是,这套转会班子原本饱受诟病,和前任罗杰斯理念背道而驰,也屡出昏招引进一些远不符合利物浦风格和水平的球员。然而他们和克洛普(也是转会委员会成员之一)之间的合作却非常顺畅。

  利物浦历史上不缺“奇迹”。上世纪王朝时代不提,千禧年之后也有过伊斯坦布尔奇迹成为一代又一代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而在克洛普时代,同样不乏奇迹。执教元年,克洛普带着红军在欧联杯上连创奇迹,逆转淘汰老东家多特蒙德是一曲了不起的摇滚,而首回合落后比利亚雷亚尔、次回合三球逆转潜水艇,又是其中佳作。但最后利物浦在决赛上在领先的情况下遭塞维利亚逆转,一路的奇迹换不回一座奖杯,这让积累起来的信心化成了灰烬。

  马德里之夜后,克洛普终于摆脱了他“万年老二”的不雅名号,为红军带来历史性的第六座欧冠奖杯。范迪克获英超年度最佳球员、欧足联年度最佳球员,阿利松获欧足联、FIFA最佳门将,克洛普喜提FIFA最佳主教练……这些沉甸甸的奖杯,都极大提升了红军的自信度和幸福感,在新赛季继续呈现上扬的趋势去争夺他们从未染指过的英超联赛冠军。

  本赛季利物浦的门将危机,是考验教练团队和转会部门合作和信任的契机。赛季开始,主力门将伤了——而短短一周前,转会部门刚刚放走米尼奥莱,引进了一个待业在家的阿德里安。但最后的结果让很多人吃惊,阿德里安不仅成了超级杯点球大战的功臣,更帮助红军豪取联赛八连胜,比赛中屡有世界级的扑救。

  一枯一荣,均始于马德里之夜。生命力旺盛的红军,正在朝着新王朝蓬勃生长;而受制于经营理念、球员实力拘囿的热刺,在某种程度上扮演“黑马”却始终未取得冠军成就之后,越来越朝着平庸甚至崩塌而去。

  2018/19赛季,对利物浦来说是冠军之年。他们在马德里问鼎欧冠冠军,这也是自伊斯坦布尔奇迹之后红军拿到过的第一座重要奖杯。沉寂,没落,复兴,在2019年6月,完成了一个周期的循环。而在这一年,用“如有神助”可能最能形容红军的征程——利物浦赢下了可能赢不了的比赛,创造了可能不该存在的奇迹。两回合完成惊天大逆转击败巴萨,可能是克洛普执教红军时代最有象征意义,也最为著名的一场胜利。

  上周六布莱顿主场3比0击败热刺的比赛末段,主队球员绕着对手传来传去,信心百倍,趾高气扬。落后的热刺,则像斗败的公鸡。本场前,布莱顿在自己的AMEX球场,从今年3月开始就没赢过了。他们没想到让球队取得超过半年来首个主场胜利的对手,竟是几个月前的欧冠亚军。

  输给海鸥后,热刺今年各条战线场,比同期任何其他英超球队都多。球队近半年欧冠得力联赛萎靡的状况,此前已经暴露过。输布莱顿前被拜仁扇了七个,意味着欧冠战线也不再是热刺保留尊严的地方。两线大幅败退,几近崩盘。因此,探讨热刺上赛季为何能打入欧冠决赛,和他们现在为何深陷危机,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一枯一荣,均始于马德里之夜。生命力旺盛的红军,正在朝着新王朝蓬勃生长;而受制于经营理念、球员实力拘囿的热刺,在某种程度上扮演“黑马”却始终未取得冠军成就之后,越来越朝着平庸甚至崩塌而去。

  洛里去年帮法国捧得世界杯,但他在热刺的周薪保持三年前续约时的10万镑。孙兴慜上赛季多次挽救球队,周薪也只有一年前续约时的不到10万镑。奥德维尔德早在几年前就被看作是英超最佳中卫之一,现在周薪仅5万镑。

  杯赛会被运气左右。埃里克森说现在热刺“运气不那么好了”,脑中想的是上赛季欧冠淘汰赛最后阶段的几个场景。小卢卡斯转身把球扫进阿贾克斯大门,角度佳,时间更佳,再晚个几十秒,全场结束的哨音就会先响。在伊蒂哈德球场的1/4决赛,热刺还享受了VAR眷顾。没想到几个月后,几乎相同的事在热刺客战曼城时再次发生。只是这一次,运气没有将热刺在联赛中推进更远。

  马德里之夜后,克洛普终于摆脱了他“万年老二”的不雅名号,为红军带来历史性的第六座欧冠奖杯。范迪克获英超年度最佳球员、欧足联年度最佳球员,阿利松获欧足联、FIFA最佳门将,克洛普喜提FIFA最佳主教练……这些沉甸甸的奖杯,都极大提升了红军的自信度和幸福感,在新赛季继续呈现上扬的趋势去争夺他们从未染指过的英超联赛冠军。

  上周六布莱顿主场3比0击败热刺的比赛末段,主队球员绕着对手传来传去,信心百倍,趾高气扬。落后的热刺,则像斗败的公鸡。本场前,布莱顿在自己的AMEX球场,从今年3月开始就没赢过了。他们没想到让球队取得超过半年来首个主场胜利的对手,竟是几个月前的欧冠亚军。

  跨赛季17连胜的机会,开局保持全胜的势头,就悬于补时最后时刻这一判罚上。小舒梅切尔激动了,队员围上来和裁判争论,VAR不出意外介入,而最后的结论是维持主裁原判。33岁的中场老将米尔纳准确骗过舒梅切尔的扑救,将球送到了反方向的球网内。一切结束了。他的庆祝冷漠淡定,甚至带着骄傲,睥睨全场——这或许某种程度上正是利物浦的写照。

  马德里之夜后,克洛普终于摆脱了他“万年老二”的不雅名号,为红军带来历史性的第六座欧冠奖杯。范迪克获英超年度最佳球员、欧足联年度最佳球员,阿利松获欧足联、FIFA最佳门将,克洛普喜提FIFA最佳主教练……这些沉甸甸的奖杯,都极大提升了红军的自信度和幸福感,在新赛季继续呈现上扬的趋势去争夺他们从未染指过的英超联赛冠军。

  利物浦历史上不缺“奇迹”。上世纪王朝时代不提,千禧年之后也有过伊斯坦布尔奇迹成为一代又一代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而在克洛普时代,同样不乏奇迹。执教元年,克洛普带着红军在欧联杯上连创奇迹,逆转淘汰老东家多特蒙德是一曲了不起的摇滚,而首回合落后比利亚雷亚尔、次回合三球逆转潜水艇,又是其中佳作。但最后利物浦在决赛上在领先的情况下遭塞维利亚逆转,一路的奇迹换不回一座奖杯,这让积累起来的信心化成了灰烬。

  对阵莱斯特城的胜利,来之不易。赛前克洛普声称狐狸军团可能是目前利物浦在联赛中所能遭遇“最难啃的硬骨头”,此言绝非为了激怒隔壁曼城,而是对罗杰斯打造的新莱斯特城由衷的赞誉。而事实上利物浦距离失去冲刺英超连胜纪录的可能,也只差阿尔布莱顿一个致命的错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